• 泰拉瑞亚资源中心正式开放,若您要发布资源,请前往资源中心:https://www.bbstr.net/resources/,在资源中心的指定分类中发布资源同时也会自动发出帖子,同时您也可以自定义资源收费(目前仅支持硬币),并获得一定的硬币报酬,使用硬币购买的用户可以重复下载资源不收费,并且享受免费资源更新的特权哟~妈妈再也不怕我没有硬币花了~
    [必看]资源中心使用教程:https://www.bbstr.net/threads/852/

文学创作 泰拉瑞亚_往界

2020/12/14
1
0
20
引子:“你和他不是死敌吗?为什么要如此忠心的侍奉他?”远古末日预言家看着面前的拜月教邪教徒皱眉,“这和你的问题无关,我只是一道测试题,现在那些家伙已经冲破了我的肉身,甚至是机关石巨人,但是,我依然要亲自检测他们的实力,才能确定它是否拥有击败月球领主的资格,同时,远古操纵机也得交给他。”“但你会死”远古末日预言家说,“跟我走吧,只留下操作机不就行了吗?”拜月教邪教徒摆了摆手,说:“不必了,我早已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我能用向导的身份苟活就已经知足了,况且他们已经将我死后分散的大家重聚回来了。最重要的是,以往的战斗已经过去了太久,现在是时候重新享受他们了,死于战斗,不算窝囊。”“唉,”远古末日预言家摇了摇头,“那我去和龙神他们说吧,说真的,我们三个很希望你过去,那柄巨大威力的见你不想再试试吗?”“不了,这个我为之付出一切代价的世界才是我的归途,哈哈哈哈……”大笑声在地牢中回荡……
第一章 英雄刃
“好了,别哭了……”放着手足无措的看着面前这个叫Terraria的小孩,他的黑须正在给Terraria揪着,“叔叔,你骗人!你卖我给我的剑砍一下就断了,呜呜呜……”商人有些无语,我说的是什么?剑克纸,你拿它砍的是什么?钛金锭,“我本来要去找派对女孩那买糖吃的。”“我……”商人有苦没法说啊,“好了好了,姐姐给你糖吃,别哭了啊”派对女孩果然善良。
“怎么啦?”听见这个声音,商人吓出了一身冷汗,拿起一旁的钱袋就想往外走。听见这个声音,Terraria立刻停止了哭泣,朝传来声音的方向挥手:“税收官叔叔,我和大家在这儿。”“这小子!”商人心里暗骂一句,这跑不了了啊。“哦,乖。”税收官打开了门看向Terraria,一向严肃的脸上竟然挂上了笑容,“商人,又在欺负小孩儿?”手杖与地面相撞,发出清脆的响声“没有啦,只是刚买的一把剑断了而已。”
“我”,商人快疯了!
“啊,算了,谅他也拿不出什么好货,还是收税实在。”
“谁说的?”商人忍不住了,“你们等着。”商人随即钻进阁楼,里面传出乒乒乓乓的响声,不一会儿,商人再次出现时,手中已经多出了一把暗绿色的大剑。
“这不是好货?”
“这什么呀?”派对女孩想要摸一下剑刃。
“别碰!这可是我花了大价钱来的,据旅行商人说,只有被选中的人才可以发挥它的威力,即便如此,就是单凭剑刃,也比那把铅宽剑好上百倍,我是不可能卖……”话还没说完,税收官手上的铂金币就死死的吸住了商人的目光,“卖吗?”税收官的嘴角勾起一道弧线,“卖!赶紧!铂金币给我,剑归你了!”商人一把抢过铂金币。
“小子,这把剑送你了。”税收官转头对Terraria说。
“真的吗?谢谢叔叔!”Terraria接过大剑,当他的手碰到剑的一瞬间,暗绿色的剑刃一下子变得青翠欲滴。“天呐!总有一天他们会传诵你Terraria的传奇。”商人说出了一句后来没有实现的预言。税收官也愣了半晌,他反应过来后,说:“既然它与你有缘,那就叫它Terra Blade吧。”“好呀好呀!”Terraria完全没有注意到税收官在说什么,只是兴奋地挥舞着手中的Terra Blade,绿色的剑气四散纷飞
怪物图鉴
King Slime:作为第一个boss,它真的很弱吗?也许现在是但是可有人知道它辉煌的过去,在被那个恐怖忍者追杀前,足以填平一座大海的,统领着泰拉世界上所有的史莱姆,史莱姆女王也只是它手下一个强大的护卫,直到月球领主被击伤后,它遇到了那个恐怖忍者,那一战昏天地暗,它们经过了这个世界上的所有地方,你看到的所有史莱姆种群都是在那一战后诞生的,最后,史莱姆王战胜了忍者,但是它并没有消化他能力,因为他已经被重伤了,从此史莱姆一族的王落魄成了这般模样。

Eye of Cthulhu:他本来有一个兄弟,会发射紫色的激光,双子魔眼也正是以此为原型制造的,但是在那个恐怖的存在成长时被打爆了,并且抽取了全部的视域之力,从此实力大减,衰退到了仅次于King Slime的程度。它永远也想不起来,它的视域之力是如何被榨成魂的,那个疯子几乎废了这个可怜的巨型眼球。作为克苏鲁的一部分,它曾经是何等的荣光,整个世界都在其监视之下,任何生物的一举一动都被它注视着,可它现在什么也记不清了,只是单纯的想要碾碎,敢于打扰它沉睡的任何东西。幸运的是,它的仆从,依旧对它忠心耿耿。

Eater of Worlds:作为一个被抽取了力量之力的巨大蠕虫,它早已失去了对整个世界开展吞吃的力量,只能蜗居在腐化之地充足的地方,腐化之地的暗影珠也成了他最喜爱的玩物。它的灵魂早已死亡,但自身强大的生命力不仅让自己活着,更是让它牢牢记住了那个人的成长,并且引以为戒。因此,如果有不知好歹的家伙在它生活的腐化之地拿出蠕虫诱饵或是敲碎三个它最喜爱的玩具,它会不惜一切代价的绞杀对方,知道对手离开它的活动限制范围或是战斗至最后一节!


Brain of Cthulhu(很久联系不上您了,我的主人,您在哪儿……)在那个光明与黑暗被封印的计划开展之前他也算拥有极高智慧的生物,同时,作为克苏鲁最忠诚的奴仆和最为狂热的崇拜者,它的智慧甚至不差于远古末日预言家。只是随着联系不上克苏鲁而导致非常严重的实力下降,但仍旧不可否认这位邪神军师的智慧,这是它不同于其他几位,他非常清楚这些新的冒险家的力量,而且它也较为清楚他们的想要什么,从敲碎猩红之心来看,变强似乎是他们唯一的目标,于是在第三个猩红之心破碎时或者冒险家主动触碰血腥脊柱时那无法忍耐的异常瘙痒会使它不再隐藏,带领飞眼怪发动攻击,“不能让以前的事情再次发生,如果还联系的上主人的话,Ta会支持我这么做的。”Brain of Cthulhu想着“要么功成名就,要么战死沙场,哈哈哈哈!!!”癫狂的笑声震动着整个洞穴,只剩下血腥祭坛发出幽幽的红光。


Quee Bee:看着蜂巢里堆放满了蜂蜜,Quee Bee心里非常满足,这都是她的财富啊,为了防止一些可恶的邻居来偷食蜂蜜,她特意修筑了全封闭的蜂巢,蜜蜂们的进出将由她带入“这里是非常安全的。”她非常快乐。可笑的是,这些坚固的蜂巢在铜十字镐面前都显得不堪一击。


Skeletron:作为地牢中的一员,一名普通的骷髅无疑是最底层的存在,但是这个家伙却意外地掌控的恐惧之力,跻身为地牢的领主,它想要利用恐惧之力带来的优势,将骷髅一族发展壮大。直到有一天,那个疯子冲进地牢,轻松击碎了骷髅王巨大的身躯,只为它留下了头骨和两只手臂,“我不打算杀你,因为我需要你的力量来帮我封印另一些东西。”就这样,地牢门口多出了一个白发凌乱,衣衫破裂的老人,他等待着被解放重获新生的那天。因为他愿意如此,而对地牢的转变,似乎只能通过那朵粉色大花来逆转。


史莱姆皇后:作为史莱姆王在神圣之地的护卫,偶然误食了洞穴深处了明胶水晶,它感到非常美妙,并且主动去吞食更多的明胶水晶。与现在的史莱姆王不同,它只有在神圣与明胶水晶相互交叠时才会现身。作为王的护卫,对史莱姆王有着绝对的忠诚,它憎恶击伤了史莱姆王的那个人,并且发誓不能再让任何一个人成长起来,所以当你引起了它的注意时,它会不惜一切代价地追杀你,除非让它丢失目标。


The Twins/Skeletron Prime/The Destroyer:这真是完美的机械产物!用它们来储存收集到的三种力量再合适不过了。三种力量的消失引起了世界的改变,不过也能重新将其恢复原样。这是来自于强大远古生物的力量被抽取的非常干净,那个疯子只好又制造出三个机械远古生物以及对应的遥控器来方便这些力量的产生和获取。“嗯?获取的相应的魂数与计算有所偏差(用于吐槽只打一次做不完装备),像是催生了一种植物。”(来自破落小屋的笔记本)


Plantera:她不像其他的远古生物,她有着自己的族群。最初的一朵Plantera似乎是丛林为了对抗世界感染在三种远古力量的作用下催生出来的,可惜这株植物对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兴趣。她有后代,她将自己的种子传播在丛林之中,不过这是很早以前的事了。可惜的是,如果想要看到这些美丽的花苞,需要三种远古力量的催生,释放了三种远古力量之后,种子才得以生长,直至长成被人们所见。长成的花包并不开放,而是发出粉光,静静地颤动,等待着有人将其挖开,接着化身为食人植物怪(早期版本的翻译),吞噬其血肉。如果植物怪失败,是储存的时间之力将被释放,引起地牢的转变,恢复原有的生物群落,同时解除对群系宝箱钥匙的诅咒;如果召唤者被击败,也许她们会受到始祖的指引,前往丛林深处,一个只属于她们自己的王国(比人最初撰笔的一部小说的设定)


光之女皇(神圣之地的净化毯下住着一个报复心切的女神,一心一意要除去这片土地上的一切污秽):美丽圣洁而强大的光明女皇,是一个心灵至纯的家伙,她憎恶一切邪恶,大到克苏鲁,小到杀害小动物。她一心想要清除世界中的不洁,却始终无法做到。他又是如此喜爱七彩草蛉,这个美丽高洁的物种,但这种动物太过弱小。为了保护它们,光之女皇不允许其离开神圣之地,并时刻感受着每只七彩草蛉的死活,如果有人杀害了一只草蛉,那么光之女皇一定会现身为这可怜的小东西复仇,或是陪葬。同时白日的阳光会极大的增强她的力量,即便如此,她依然无法清除世界感染,直到某个人的登门。

Duke Fishron:这已经不是公爵第一次在大海中悲鸣了
他曾经也有家人,他和妻子一同在海中猎食的场景现在还历历在目,那是一段多么美妙的时光,即便现在回想起来,这个巨大的畸形怪物嘴边也会挂起一丝微笑。而分别,也是那么的突然,一个名为“Terraria”的家伙用松露虫将其妻子引诱上岸,杀了他的妻子,并且取走了所有的魔力。公爵当时正忙于对付那讨厌的荷兰飞盗船,他并没有想到有人敢触怒海中霸主的威严。公爵最后在沙滩上找到了她的尸体,一具干瘪的猪龙鱼尸体,而一旁的捕鱼人此时试图从这干尸上撬取肉块,公爵愤怒的屠杀了那一对捕鱼人夫妇,别发誓与人类不共戴天。随后他回到海中,等待着下个毛贼的松露虫诱饵,然后一战方休。“The mutant terror of the sea...”


Golem:作为曾经的丛林统治者——蜥蜴人一族的最强机关,Golem具有强大的力量,但作为一个没有生机的死物,激活它必须使用从林蜥蜴族的能量电池。这个过气的机关巨人是Terraria找到的倒数第二层考验,击败它后,你将直面Terraria……的一部分?


天界柱:本是Terraria为Moon Lorder设计的军队,也是用来限制Moon Lorder的终极兵器,它隔绝了Moon Lorder和泰拉世界的联系,使其无法在天界柱存在时以全部实力降临。同样的,Terraria留下的远古操纵机可以将这些天界柱粉碎最后留下的宇宙能量进行重铸,那张是极其强大的力量。“也是我留下来的面对Moon Lorder之前,允许你获得的最强力量。”——来自Terraria的笔记本。

第二章 英雄泪
很快,12年过去了,Terraria和他的泰拉刃已经创下了许多神话,派对女孩至今都忘不了Terraria身披奥钢盔甲轻松斩杀当时被誉为下一位神明吞噬者的世界吞噬者。“他确实是个天才,他几乎精通了所有法门。”巫医那时还窝在丛林神庙,Terraria从他和树妖那里学走了很多自然法术,利用他们抽干了三种远古生物体内的魂力,用于那三个机械仆从的制造。“你找他们干什么?”哥布林工程师有些不安,“额,你知道的,我的目标是让世界重新回到创生历之后的那一段时间,但是我并没有把握,所以我得留下一些准备,以便后来者。”Terraria摸了摸鼻子,拿起一旁的幽灵锤斧继续工作,“话虽如此,但这些铁块可不能承受你的设计强度,你有更好的材料吗?”机械师问道,“当然,我准备用神圣锭来制作它的核心部件,以便于三种魂力的再生。”Terraria有些得意。
丛林洞穴深处,“你有什么条件来换取我的支持?”世纪之祖妖娆动人的花瓣微微颤动着。“我是最好的选择,况且这也是丛林孕育你的使命,不是吗?”Terraria笑了笑,“如果你能够击退月亮领主,那么,可以合作。”Terraria点点头,背后猪龙鱼之翼轻快的拍动着,向外飞去。“将这些群落的力量都封印在地牢里么,有趣的想法。”世纪之祖安抚的世纪之花们的嘶吼。
“这需要很大的代价,你确定吗?”光之女皇的声音清冷而高傲,但这声音中却略带一丝疑惑与激动。“当然,我有完美的计划,一旦成功实施,就可以清除猩红与腐化,既然现在克苏鲁不知去向,那么只需要解决月球领主就可以了。”Terraria说,“好!一旦你可以成功击败他,我定当率领全部的神圣之力助你封印。”“太棒了!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Terraria笑了,一旦他可以成功击退月球领主,猩红与腐化就失去了后继力量,再由光之女皇带领神圣,世纪之祖带领丛林,就可以让一切回到创生历初代,那将是树妖心中的纯净世界。
“日食,那是日食!”Terraria被吵醒了。天空中本该绽放的阳光被月球遮住了很大一部分,只剩下了一个套着金环的黑球,而黑球上若隐若现着一枚克苏鲁真眼。税收官神情凝重:“大家小心!这次我们可能抵挡不住。”而Terraria则是闪身冲上空中,抬头凝视那克苏鲁真眼“既然打算来测试我的实力么?你可真是小心啊。”
厮杀了一会儿之后,一只小山般大的蛾怪从远方猛扑过来“畜生看打!”Terraria闪过扑去,对着蛾怪的被便是一刀斩了下去,蛾怪庞大的身躯顿时被撕开一道七格长的口子。“嗡!”蛾怪双翼一拍,甩开Terraria朝地面上落去,Terraria手一甩,泰拉刃翠绿的剑刃从空中划过一道圆弧,泰拉光束飞舞,洞穿了蛾怪的脑袋,“咔!”手动一身轻响,让Terraria吓了一跳,泰拉刃监禁剑柄的剑身处裂开了一道小口。Terraria赶忙收起泰拉刀,换上了波涌之刃。地面上的蛾怪早已没了声息,蛾怪身体下方,一枚巨大的茧在隐隐蠕动,“该死!怎么让它生出来了?”Terraria有些懊恼,波涌之刃自上而下劈向巨茧,蓝色的剑气死命般的切割着,却没有一根线崩断反而让它蠕动得更加厉害。“不能让它出来,不用泰拉刀的话恐怕会更加麻烦。”Terraria焦急地想,脸色已经有些难看,但手中的波涌之刃却一点也没停。终于,再挥砍了上十次以后,巨茧终于裂开了,但Terraria的脸色却不见好转,蛾怪孵化了!
“唉,老伙计,别怪我,不然他们会死的。”Terraria看到了下方面对怪物军队的税收官他们的防线已经有些支撑不住了。“唉,”心一横,重新取出泰拉刀,一双牙齿紧咬嘴唇,面露痛苦之色,手一抬,刃落,剑断。“嗷——”悲鸣从那蛾怪幼兽口中啸出。剑断之时,剑刃化作一道绿光冲天而起,直击月亮,剑柄则插入蛾怪体内,震散了它的黑暗能量。不多时,阳光重照大地,日食提前结束了,那蛾怪也逃走了。留着它背上的,是那把曾经威力非凡的,断裂了的英雄之剑,和Terraria的心“嗒……”泪水荡漾,12年的陪伴就此画上句号,那把英雄之剑似乎也一去不复返了。最终,Terraria放声大哭。
后来,当泰拉刀的制作图纸被重新发现时,这把重铸出炉的神剑似乎因为英雄不在,物是人非,不复当年之勇。可惜,当年的英雄却再也见不到这把他魂牵梦萦的宝剑了。
泰拉刃
哦,兄弟,看着这翠绿的刀刃
这是一把汲取日月精华而成的剑
为了这把大剑,我费了不少苦功
这可不是开玩笑

看吶,这狂野的红光,挖下它,铸造成剑
看呐,这丛林的精粹,收集它,铸造成剑
看呐,这熔岩的宠儿,采集它,铸造成剑
看呐,这地牢的宝藏,找到它,这本是剑
最后,将它们合四为一
看看手中的剑,这幽幽的紫光,那是永夜

哦,伙计,这还没完
拿出我们神圣的金属,敲击它,铸造成剑
看看吧,这挥舞金色的圣光,名曰断钢
好了,让我们静静的等待,等待那胜过黑夜的日食
去击败天空中翱翔的蛾怪
拜托一定要是断裂英雄之剑

好小子,不愧是你
现在只需要重铸这两把利剑
让他们成为原版断钢剑和原版永夜刃
试着挥舞一下,伙计
远望那粉色和绿色纷飞的剑气

好了,朋友,继续下去
让它们在奥钢砧上合二为一
留着它们实在是愚蠢之举

最后,小子,你一边去
在我心里,穹顶也不能与之相比
他是我的,我的唯一
有着非凡的意义


第三章 英雄魂
月球,月神殿。
“这是我为你设计的军队旗帜,我已经将它们安放在泰拉大陆上面了。”Terraria面无表情的看向宝座上的月亮领主,“不错不错,你帮我设计这个当然不是为了表忠心的,对吧?”月亮领主翘着二郎腿,对Terraria说。“大人,我做这个,可是为了取你狗命呢!”Terraria冷笑道,“嗯?”“叮!”话音刚落,破晓之光就已经扎在了月亮领主的中心竖眼上,“小子你敢?”月亮领主腾越而起,左手向着Terraria拍去。“哼,跳梁小丑。”Terraria拿出魔镜,准备前往他早已设计好的战场。“留下!”月亮领主脚一跺,虚空之力发动,打断了魔镜的闪耀。“fuck!”Terraria侧身躲开月亮领主左手,然后向大殿外飞去。“吼!”月亮领主紧随其后,中心的竖眼上己隐隐有光华闪动。“有虚空之力的话不太可能直接传送回去了,那么……”Terraria嘴角勾起一道弧线,随即一个鹞子翻身躲过幻影致命光,然后向右方甩出月钩,将自己拉上了一旁的铁轨。“愚蠢!”月亮领主的左手已经预备了幻影矢,右手的是幅散幻影球。“救命啊!”Terraria突然大叫,听的月亮领主愣了一下,然后他就看到机械货车开出去了。“去!”幻影矢射出,Terraria回身扔出破晓之光,与幻影矢对撞在一起,同时还做了个鬼脸,“堂堂世界主宰,暗神大人,连我都追不上,你就这点能耐?就这?”“小子!”月亮领主真的被激怒了,中心竖眼又一次睁开。“天国长枪!”数道彩色剑型飞矢击中了月亮领主的竖眼。“女王大人,你要是再来晚一点,我可就小命不保了……”Terraria闭上了嘴,因为他看到光之女皇的棱镜矢已经有部分瞄准了他,“只是合作关系。”清冷优雅的嗓音响起。“你们都得死!”月亮领主怒不可遏,他没有注意到的是,泰拉大陆上面的天界柱已经微微发光了。“快了吧。”Terraria拿出神秘碑牌。远处,光之女皇在与月亮领主的战斗中已经狼狈不堪了。“走!”Terraria喊道,同时解散了货车,向地面落去,而另外两个家伙,几乎是同时到达的。“起!”Terraria将神秘碑牌按在了地里,同时,四道不同颜色的光柱从世界的四个部位升起,一瞬间,月亮领主的虚空之力消散了个干净。“老东西,这下看你怎么打!”一株金色的世纪之花破土而出,向月亮领主展开攻势,“什么?”月亮领主感到不妙了,他现在无法动用任何虚空之力来为自己服务,就连传送都做不到,“那又如何?你以为你们能够屠戮了……我?”月亮领主的笑容凝固了,他看见了Terraria手上多出了一把金色的剑,“不可能,你不可能拿到它的,它不属于这个世界!”月亮领主慌了。“斩!”剑身横劈,一道巨大的金色将月亮领主上下两段分割开来,青色的血液喷涌而出,“啊!”月亮领主此时内心被恐惧包围,正好,四个天界柱都因这一道剑气的劈砍而碎裂开来。“老子不陪了!”虚空之力启用,月亮领主传送逃开了。“为什么不杀了他?”光之女皇有些恼怒,“不够,群落的力量完全不够。”Terraria没有看她,反而眉头紧锁,似乎在思索着什么。“算了算了,如此对他来说也是重伤,他也不可能回来了,我们还是商讨光暗封印的事吧?”世纪之祖在一旁打圆场。
两个月后,地狱。
Terraria将自己的身体分成了四个部分,纯粹的灵魂精华与强大的法力,否则考验以后的冒险者是否具备挑战月亮领主的实力,战斗意志负责追杀仅存的史莱姆王,部分灵魂和血肉化为了一名向导,否则为以后可能的人提供帮助,而站在这里的就是纯粹的血肉。“呼。”Terraria吐出一口浊气,开始吟诵咒语,随着咒语的吟唱,沙漠,雪原,猩红,腐化,神圣,丛林这六大群落开始发光,每一个物块都在发光。丛林的绿色,光点牵引着雪原的白色和沙漠的黄色,神圣的蓝色牵引着猩红的红色和腐化的紫色,一齐向地牢飞去,它们将成为这地牢中最珍贵的宝藏,只有实力强劲的人才能重启它们的力量。地牢中,仅存一个头骨和两条手臂的骷髅王感到了这股巨大的力量,它发出嘶吼,地牢门口,服装商喃喃自语:“既然你们都讨厌我,那就让我来这儿干累活吧,再见了!”“为净化世界, 我愿意用神圣去换取以后的安宁!”光之女皇双手合十,看着指尖的七彩草蛉,目光坚定。“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我欠丛林的太多了。”世纪之祖微笑。
“引!”霎时间,光,暗,飞翔,视域,力量,恐惧六魂齐聚,一座巨大的白色墙壁开始矗立,随着时间的流逝,横跨了整个地狱。“快了!”Terraria微笑,如果顺利的话,光暗封印后,月亮领主不可能来到泰拉大陆上了,世界将会恢复至创生历初代,那时向导,忍者,和拜月教也都不用存在了,史莱姆他会自己去料理的。
“进去吧,小子!”突然,一只克苏鲁真眼撞在了Terraria身上,让他一头扎进了白色墙壁中。“啊!”随着一声惨叫,白色墙壁开始横生血肉,变得丑陋起来。“还好,完成了,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能再次挥舞泰拉刃了,对了,税收官叔叔,我死了,他会伤心的吧。”血肉之墙生长出的肉嘴蠕动着,到血肉墙成型后,便缓缓化作透明,消失了。
一天后,“什么?Terraria死了?”税收官看着眼前的向导,满脸都是难以置信。“是的,很抱歉,是月亮领主下的黑手。”向导说。呆了半晌,税收官眼角有泪花闪动,空气中弥漫着令人窒息的沉寂,他说:“不行!我要去找他,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向导刚想说什么,却听见一声“我意已决。”税收官的眼泪终究流了出来。
两周后,地狱多了一个漫游着的痛苦亡魂,那是心痛。


后记:“所以我要怎么才能解除光暗封印?”向导看着身前的玩家,他的手中已经准备好了地狱之翼,“击败巫毒恶魔以后,将他所掉落的向导巫毒娃娃扔到岩浆里,然后就可以召唤血肉墙了。”向导面无表情的做着机械式回答。“但你会死,对吧?”玩家问,“嗯,他们说会有另一个人来接替我的位置。”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