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创作 发个短篇。算是自己对泰拉瑞亚起源的理解。

逆星穹

LV
0
 
2020/01/22
2
2
巨硕的血眼与猩红的大脑,链接着冥冥中的恐怖与疯狂。
扭动不息的狭长蠕虫自凋零的大地上一贯而出,背上每一颗转动的眸子都凝聚着绝望的目光。
血色的月光带来扭曲与腐化,痛苦与不详笼罩大地,世界陷入睡梦之中——
怪物们狂喜着破门而入,互相以鲜活的生命庆贺神之恩典;
僵尸夫妻在赤雨中翩翩起舞,缓缓靠近;
无数生灵被同化,给人间染上朽败。
听见那深夜的痛苦呓语了吗,那是因传承的诅咒而被迫不死的老人,对尚未到来的勇者的请求,让其解脱的诉求。
幽暗深寂的地牢中,是不死人们终日狂欢的乐园。
不可名状的拼凑之物于世界的尽头冲出,大小不一的肉块相互挤压,那是扭曲的魂灵的不止哀嚎。
血肉之墙分崩离析,沉睡的神灵自星空深处苏醒。
污染与疯狂加剧了,无形的触手在吮吸、侵蚀着这个世界,一刻不息。
往昔击败的强敌卷土重来,由银白的钢铁与冰冷的红光相互构筑,诠释着异样的诡恶。
冰霜之月在深暗的天空中浮现,地上成了玩具的欢快聚会:
满挂彩灯与礼物的长青树靠近,带来的却是死亡与悲伤;
冰冷机械的圣诞公粗暴地打开孩子们的梦之扉,成为他们睡之乡一度的恶魔;
身披蓝白霜雪的女皇展开双手,仿佛要给人民带来慈悲......
紧接着,滑稽的南瓜自未散的云端露出,给世界带来罪恶——
诡笑的枯黑古树肆无忌惮的张牙舞爪;
面相无常的梦魇之王舞起双刀,上天入地。
潜藏不知多少岁月的阴毒之花从淤泥之中拱出,为丛林带来瘟疫与剧变。
深埋于地底的神庙中,石神像迎着祭祀之民的欢呼,露出了暴戾的阴暗。
高悬于天际的烈阳之环,昭示着灾厄的临近——
死神拎着镰刀,前来收割未尽的生命;
吸血鬼拉开了长衣,苍白的獠牙时隐时现;
科学怪人摇摇晃晃的走近了,淡绿色的身体上满是缝合的痕迹;
浑身湿粘的怪物自沼泽中现身;
博士带着铁球前来,摇晃着手中的药剂瓶,致命的毒雾在里面氲氤;
庞大的飞蛾一掠而过,留下不可捉摸的传说。
深邃而幽寂的入口之下,再度有异动传出——那是苏生的黑暗军团,也是王国久远的荣光。
当神圣的骑士不在恪守教条,举起曾经被人民赞叹的那盾与锤,为邪恶而战;
昔日的主教脱下满载辉光的长袍,带上未知的面具,向那虚空中的旧日神明祭拜;
地面上,天界四柱赫然降临,带来不一样的星空。
四柱尽毁,四次神罚。
当勇士身边缭绕着神秘的来自深空的四色星光,行至真理的尽头。
他听见了,那终焉的回响,光与暗的悲歌——
TERRARIA.
 

* 这是一则由 Google AdSense 自动推荐的广告,与本站无关,不对其真实性与可靠性负责

顶部